知更鸟

-=≡ヘ(*・ω・)ノ

【夜青】同居三十题2.14

*情人节想要努力发糖结果依然不是很甜(:з」∠)_
*所谓的2.14就是第二题,以及第一题第四题的结合体
*夜青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2、【一同外出购物】
  当青坊主从货架上拿下一把菠菜的时候,夜叉忍无可忍地夺过他手里的购物清单。
  西红柿,菠菜,胡萝卜,卷心菜……清一色的蔬菜看的夜叉绿如青坊主手里的菠菜。

  “本大爷想吃肉啊阿青。”夜叉靠在青坊主的肩上,尖利的犬齿若有若无地磨蹭着颈部细嫩的皮肤。
  温热的吐息带来的痒意让青坊主微微颤了颤,他看了一眼正趴在身上的人,伸手从货架上拿了一盒鸡蛋。

  “你最近胖了,而且不止一点。”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成功地把夜叉的抗议堵了回去。
  “你怎么知道我胖了,”夜叉伸手把人揽进怀里,声音带上了几份调笑的味道,“难不成是昨晚……”
  “我看了你今年的体检报告单。”
  夜叉郁闷把人搂得更紧。
  
  等回到家把买的东西一一拿出来整理然后放进冰箱,夜叉看着多出来的几块牛肉和一盒虾仁晓得好得意。
  “本大爷就知道宝贝儿你最疼我了。”他愉快地低下头去亲亲他家青坊主的脸。

  “多吃点青菜,光吃肉容易营养不良。”默默地把靠得过近的脸推开,青坊主不忘纠正某个肉食动物的不良饮食习惯。
  “知道啦。”
  听见这很是不走心的回答,青坊主正准备再交待几句,却突然感到腰间一紧,然后是突然的失重感。
  “!”
  他竟然被夜叉直接抱了起来。

   “阿青,你可要多吃点肉,”夜叉看着他脸上有些无措的神情,不怀好意地眨眼,“最近轻了好多呐。”
  
  
  
  
14、【相拥入眠】【一方的起床气】
  青坊主是被钥匙开门时的清脆声响唤醒的,他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凌晨三点二十四分。

  他的睡眠一向不错,今天却睡得浅,也许是那个家伙不在身边的缘故吧。
  他听着断断续续传来的刻意压低的脚步声,轻微的流水声,以及门把手被拧开的声音。

  赤足踏在木质地板上发出近乎微不可闻的声响,青坊主依旧安静地闭着眼,听着那声音渐渐靠近。
  身旁的床垫微微凹陷下去,有人掀开了被子躺在他身边,带着一点深夜清冷的寒意,还有熟悉的凛冽的气息。
  稍稍翻了个身,正好落进那人的怀抱,再伸出手紧紧抱住。

  他的这一番动作让夜叉有些懵,青坊主的睡姿一向和他的人一样规规矩矩了,这突然的投怀送抱让夜叉觉得他可能上了一张假床。
  热量源源不断地从紧贴的胸口传来,冰冷的手脚也渐渐回温,夜视能力不错的夜叉隐约看到怀里人微微泛红的耳尖。
  将手搭在怀里人的腰侧,低下头将嘴唇凑到那人耳边,似有似无地摩挲,满意地看着那抹红色逐渐加深蔓延。
  “晚安。”
  
  
  随着温度一天一天变低,天黑的也越来越早,傍晚五六点的光景天便黑透了。
  
  所以夜叉从床上醒来时还想着自己难得起得早了,看这天还没亮呢。
  等他从床头柜上摸过手机,再摁亮屏幕看了眼时间,突然怀疑手机是不是坏了,或者自己还没醒。
  
  当然,手机是没坏的,夜叉无奈地接受了他一口气睡了近十八个小时,从昨晚十点到现在六点。
  一偏头,夜叉就看到依然陷在被窝里熟睡的青坊主。
  这两天估计实在是累狠了。夜叉看着他眼下淡淡的青黑,觉得有点心疼。
  
  这段时间他们俩都忙得脚不沾地,夜叉遇到了一个挺棘手的案子,每天忙着开会调查四处奔波,而青坊主每天在公司加班加到几乎日日通宵,咖啡当水一样地喝。
  不过这样兵荒马乱的日子总算结束了,他昨晚回到家里,只想抱着青坊主睡到天荒地老。
  结果就成了现在这种情况。
  
  夜叉看着青坊主的脸发了一会儿呆,实在没忍心把他叫醒,最后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再摸到厨房里准备找点吃的。
  然而空空如也的冰箱让他无语凝噎,想起这段时间的忙碌让他们都没空屯积粮食。
  在一阵翻箱倒柜掘地三尺之后,夜叉终于从角落里摸出一把还能食用的面条和几个鸡蛋。
  还算顺利地做了两碗素汤面,各添上一个荷包蛋。端上餐桌相对放着,又加了两双筷子。
  看着忙碌半晌的结果,夜叉感叹了一下自己真是越来越贤惠,然后回卧室叫自家恋人起床。
  
  青坊主这次可能实在是太累了,夜叉起床做饭不小的动静他也依然睡得香甜。
  夜叉坐在床沿,俯下身子靠近了床上的人,轻声唤了一句起床了。
  青坊主皱了皱眉,翻了个身用后脑勺对着夜叉。
  
  这个反应倒有点出人意料。
  
  “起床了阿青,”夜叉靠的更近了些,伸出手指戳了戳青坊主的脸。
  被戳的人把被子拉高遮了半张脸,往远离夜叉的方向挪了挪。
  
  “阿青,”夜叉埋首在他颈间,细细地呼吸着青坊主身上清冷的淡香。
  可能是感受到痒意,青坊主动了动身子,又挪远了些。
  
  这次夜叉没有开口,他直接对着那双薄薄的唇吻了下去。触感微凉,却万分柔软,他先仔细地舔过一遍,再含在嘴里轻轻吮吸,然后将舌头顺着两片唇瓣之间的缝隙探入,毫不客气地攻城略地,将这个吻变得热烈又煽情。
  最后青坊主是被难以忍受的窒息感唤醒的,他推开了压在他身上的人,然后恼怒地朝那张欠揍的脸上挥了一拳。
  
  夜叉摸了摸被揍的脸,再看看青坊主通红的脸和水汽弥漫的双眼。
  嗯,赚到了。

tbc?
既然是三十题,也许会有后续?(´▽`)ノ♪

评论(8)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