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鸟

-=≡ヘ(*・ω・)ノ

【原创】鹔鹴

给学校征文比赛写的,本来想用来复健结果拖延症发作,90%都是截稿日爆肝赶完的,质量堪忧。
就当存个档吧。
最近对原创稍微有点感兴趣啊。

————————————————————————
  1.
  糟糕了。
  出大事了。
  这可怎么办才好。
  
  林涵站在原地,过于惊讶的情绪让他几乎忘了自己现在正身处何地,刚刚还在紧张翻书的手指愣愣地停在半途,捻在指间的纸张微微颤抖着,透露出一点手指主人石化外表下的惊涛骇浪。
  
  怎……怎么会?
  竟然,是那个人干的吗?
  
  周遭的声音和画面都开始模糊,将那个在视线焦点处的那个背影衬托得越发清晰。
  没错的。那软软地搭在后颈上的黑发,被宽大的校服衬得格外单薄的身体,还有那即使低头看着书本,也显得分外挺拔的脊背,都和他记忆中的那个背影分毫不差。
  绝对没错,那个坐在他斜前方的正认真在纸上写写画画的人,就是昨天那个被他亲眼看到偷了他手表的人。
  
  昨天的篮球赛上,就在林涵跳起投篮,不经意间用眼角的余光扫过场边堆放杂物的长凳的瞬间,却亲眼目睹了自己手表的被盗过程。
  虽然他当即就想去追上那个人,但在他终于从围观人群里脱身时,那个小偷早已不见踪影。
  他今天还打算去保安室调监控,没想到小偷竟然是他的同班同学,还是他非常在意的那个人……
  难怪昨天看到那个背影会觉得分外熟悉。
  
  “林涵!”
  
  突然被点名让正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林涵吓得一个激灵,这才想起自己站着的原因是在课堂上被点起来回答问题。
  “啊……那个……”两手胡乱地翻阅着课本,老师刚刚提的问题是什么来着?
  慌乱中他又不由自主地往那个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却看到那个一直正坐的人微微侧过身,露出了桌面上的一张写了字的白纸。
  “啊……选B!”关键时刻,林涵凭借自己的好视力成功看清了那个人写给他的提示,看着老师稍缓了脸色,又抬手示意他坐下,林涵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正准备坐下,就听到老师一句轻飘飘的“好好听课”,生生把他又开始飘远的心思扯了回来。
  不过在听课的间隙,他又忍不住把视线往那个人身上挪,越看心情越是复杂。
  真是,糟糕了啊。
  
  2.
  转校生这种存在,对沉浸在日复一日无聊学习生活中的高中生来说,就像是投入湖中的石子,让平静无波的湖面漾起层层涟漪,每一层都饱含着在同学们满满的好奇。
  很可惜那个叫简鹔的转校生却实在让人望而却步,极少的言语和毫无表情波动的脸,还有那和他们这所二流高中实在不相符的优异成绩,这些东西就像透明的壁垒,不动声色地把他和周遭的事物隔离开来。
  这样的情况下,即使同学们的好奇心再怎么高涨,也实在是无从下手。各种传闻不过流传了三两天,就渐渐平息了下来。
 
  而作为一个在集体中表现相当活跃,热情又有着好人缘的林涵,和那个沉默又孤僻的新同学简鹔,本应该没有太多交集,就像其他许多个关系淡薄的同学一样。
  本该如此的。
  但谁让简鹔恰巧坐在林涵的斜前方,恰巧有着令人艳羡的好成绩,而林涵又对日渐艰难的课程束手无策。
  
  作为一个在某些方面相当迟钝的人,林涵完全没有感受到简鹔身上被同学们称为生人勿近的气场,甚至时常因为那些无法搞懂的试题而跑去向“那个成绩很好但好像不太爱说话的新同学”求助。
  意外的是,平时里几乎不开口说话的简鹔却每一次都认真细致地给他讲解。几次三番下来,两个人竟也慢慢熟悉了起来,虽然在这过程中基本上是林涵兴致勃勃的单口相声和简鹔默默的听,相处下来却也和谐。
  随着两人的接触越发频繁,林涵对简鹔也越来越在意。
  
  那个看似漠然的人,内心其实相当丰富吧。
  因为,他真是有一双相当生动的眼睛。
  一双在听到有趣的事时会满含笑意,遇到无法解决的难题时会稍显沮丧,等到最终解决时又会有些微得意的光芒闪过的,生动又明亮的眼睛。
  这样一双眼睛,和简鹔那张完全无表情的脸放在一起,显得十分矛盾。
  仿佛那些丰富又鲜明的情绪都被被压抑在冷硬的面具之下,只是不经意间从那双不会说谎的眼睛里稍稍流露出一点点,却正好被难得敏锐一次的林涵全部捕捉到。
  
  有一种发现了宝藏的感觉啊。
  想要看那双生动的眼睛里流露出更多的情绪,甚至还想要知道那张总是冷漠的脸上,是不是能够出现和那双眼睛里同样丰富的感情。
  林涵盯着新同学的脸,满怀好奇和期待。
  
  3
  被好朋友偷了东西该怎么办?
  林涵真是非常苦恼,看到自己手表被偷之后的愤怒现在全数转变成纠结和难以置信。
  他自认为已经足够了解简鹔了,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是绝对不会相信这事的犯人竟然是简鹔。
  林涵现在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一面肯定自己当时确实看到了作案现场,一面又觉得自己该相信简鹔。纠结得午饭都没怎么吃好,便提前回了教室。
  这个时间大家基本都还在食堂吃着饭,教室里空无一人,于是当林涵踏进教室时,就轻易地看到简鹔正站在自己课桌旁,手里正拿着林涵昨天被偷的表。
  
  简鹔也没想到会撞见别人,脸上闪过一丝慌乱,飞快地将自己和林涵对视的目光挪开,将手中的东西往林涵桌上一放,扭头就要离开。
  “等等!”林涵急忙上前一步拉住了简鹔的手腕,“这个,真的是你……是你……”
  真的是你偷的吗?质问的话卡在嘴边,再也说不出口,他最后还是没法把偷这个字和简鹔联系在一起。
  “是我偷的。”简鹔挣扎了一下,却没能甩开林涵的手,只得任他握着,说话的语气却平静得仿佛整件事与自己无关。
  干脆的承认让林涵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心里震惊和失望混合在一处,甚至莫名地溢出了几分难过,将他满腔难解的情绪和酝酿了一个上午的质问通通堵在了喉咙口,噎得他胸口发痛,最后只能涩声问了一句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既然你都知道了,直接去报警不就好了。”简鹔的语气依然平静得令人心寒,“现在你能放开我了吗?”
  林涵下意识地抓的更紧了些,张了张嘴却发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知道了答案,他心里的纠结却一点也没少,反而愈演愈烈,连他自己都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但心底却依然执拗地相信着眼前的人一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才做出这种事。
  就这样僵持了一会,直到从外面传来一阵由远及近的喧闹声,打破了他们之间诡异的沉默。这会儿吃完饭的同学们已经快要回到教室里,林涵只得松开了手。
  “手表你已经还给我了,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林涵说话的声音很低,低到他不知道立刻转身离开教室的简鹔到底有没有听到。
  
  那天直到午休结束,简鹔才回到教室。
  林涵看着那个熟悉的背影,那种莫名的难过又涌上胸口,他想他们以后可能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了,简鹔不会再仔细地为他讲解那些他看不懂的难题,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也不会再在自己面前流露出那些丰富的情绪……
  简而言之,就是从今以后,他就要失去一个自己非常珍视的朋友。
  意识到这点后,那些难过简直发酵一般膨胀起来一样,涨满了他的心。
  
  4.
  林涵看着面前完全陌生的街道,心里暗暗叫苦。
  刚刚他不过是在骑车回家的路上稍微晃了晃神,等反应过来时,就已经到了这个完全不认识的地方。
  林涵只得先下了自行车,准备先找个人问问路。
  他一边走着一边又开始出神,心里想的都是该怎么和简鹔说明他其实并没有怪他,其实如果有什么事他可以和他一起解决。
  其实,他还是想和他继续做朋友。
  等游离的神思终于回到了现实,林涵发现自己竟然又走到了一个更加偏僻的地方,这下路上连行人都少见了。
  他有点沮丧地四处张望,却意外地看到了一家便利店的招牌,如同救赎的曙光,让他精神为之一振,急急地跑过去。
  
  这,这也太巧了吧。
  林涵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小了,不然为什么他迷个路,都能看到那个让他心神不宁的人。
  现在在他面前的这个便利店里,那个站在收银台后面的人,不就是简鹔吗?
  林涵顿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愣在门口,一时间进退不得,只能在门口默默地看着。
  这时候店里没有客人,简鹔从柜台里抽出一本练习册来,又拿出一支笔,半伏在收银台上仔细做着题。
  便利店里灯光很亮,把他的轮廓照的分明,可能是因为遇到了难题而微微蹙起的眉头,轻轻抿着的嘴角,还有写满认真专注的眼睛。
  林涵站在门口呆呆地看着他,直到有人路过他身边,径直走进了便利店。他只能急忙躲到一边,避开了简鹔看过来的视线。
  这下简鹔是没发现他,但刚刚进便利店买东西的大妈在出来时看他的眼神警惕得就像在看一个犯罪分子,他甚至感觉她下一秒就要掏出手机来报警。
  “你在这里做什么?”
  正当林涵想着要不要过去和大妈解释一下,身后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吓的他差点跳起来。
  “我……”他转过身去,果然是简鹔正一脸冷漠的看着他,脑子里划过数条理由最后还是只能老实坦白,“我迷路了。”
  “噗!”然后他就听到简鹔竟然忍不住笑出了声,脸上都是隐忍不住的笑,眼里也是满满的忍俊不禁。
  ……被嘲笑了呢,林涵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
  “刚刚王阿姨还和我说门口有个鬼鬼祟祟的人,怀疑是小偷,”简鹔指了指刚刚客人离开的背影,声音里都带着笑意“结果是你啊。”
  林涵一时尴尬地恨不得立刻消失,但两人之间的氛围竟然稍微变得轻松和谐了一点,察觉到这点的林涵心里竟然又有些高兴了。
  “你家在哪里,我帮你看看吧。”
  林涵报了自家的地址,简鹔思索了一下,就给他指了路。
  “你怎么会在这里工作?”趁着气氛不错,林涵还是把疑问说了出来。
  “嗯……因为这里离我家近啊。”避重就轻的回答,简鹔说完以后就催着他离开,说什么也不愿意再和他聊下去,转身回到了店里。
  林涵隔着玻璃看了看简鹔的背影,第一次感受到了同学们口中他身上那层透明的壁垒,他把自己的秘密和心思藏在壁垒之后,把自己和别人远远分隔开来。
  林涵咬了咬牙,转身上了自行车,往刚刚那个大妈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5.
  今天店里的客人一如既往的少,这一片老城区住户不多,而且基本都是老人。晚上十点之后路上基本就没有行人了,更别说来到便利店里来。
  不过人少也好,可以让自己安静地看书做题。
  简鹔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已经习惯这种安静了,他从小就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自己的性格又分外开朗,身边从来都是吵吵闹闹的。现在想想,可能真的是很害怕寂寞吧。
  果然还是在那件事发生之后吧,越来越害怕走在人群中,别人的目光和流言让他喘不过气来,现在这样的安静反而让他安心。
  手中的书又翻过一页,他看到了一道熟悉的题目,林涵来问过许多次,依然不会做。
  想起林涵做题时苦恼的神色,简鹔忍不住微微笑了一下,可惜这个笑还没有完全展开就已经消失了,以后那个人可能再也不会来问自己题目,也不会笑着给自己讲那些或无聊或有趣的事情了。
  从转学来的第一天他就注意到林涵了,那天他站在教学楼上,远远地看到一个男生正骑着自行车向学校飞驰而来,过快的速度让他敞开的外套被风吹起,让他看起来好像马上就要在风里高高地飞起来。
  简鹔那个时候感觉到有风从他的方向吹过来,轻轻地掠过自己的耳畔。
  林涵身上好像总是带着风的气息,自由得让他羡慕,所以他乐于在林涵问他问题的时候尽心地解答,也非常享受和他相处的时光。
  但是这一切都不会再有了。
  那天林涵固执地拉着他的手,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仿佛一定要等到他开口说出什么自证清白的话来。
  可他本来就没什么清白可言,东西确实是他偷的。
  理由也非常简单,就是因为缺钱而已。
  他以前从来不知道真正缺钱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每天睡前都担心着明天会因为付不起水电费而断水断电,或者因为房东突然提价而被迫扫地出门。
  他以前所有的爱好都被迫终止,毕竟现在每天首要考虑的是如何活下去。
  也许他确实被生活改变了,以前的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竟然会去偷别人的东西,更何况那个人是他现在唯一的朋友了,即使林涵愿意原谅他,他也无法再像以前那样面对林涵了。
  
  就在他发呆的时候,便利店的门却突然被打开了。
  他转头看向门口,看清来人之后却又愣住了。
  是林涵,熟悉的脸上却带着陌生的表情,认真严肃得让简鹔感觉有点紧张。
  “你又来做什么?”
  林涵没有回答他,沉默地朝他走过来。
  简鹔看着他一步步走过来,他仿佛下定了什么不得了的决心一般,一把抓住了简鹔的手。
  “简鹔。”
  声音严肃得让简鹔甚至感觉有点害怕。
  “来帮我补习吧!”
  “哈?”
  
  6.
  眼前的人脸上满是惊愕,极其生动的表情让林涵紧张的心情有些放松,他又认真的重复了一遍。
  “来帮我补习吧,”他顿了一会儿,又补充到,“我会付你补课费的。”
  然后他看着简鹔的脸从愕然到懵逼,最后显出几分愤怒。
  “你这是什么意思?!”简鹔直接甩开了他的手,声音冷冷的。
  “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别这么辛苦。”林涵依旧认真地看着他,他知道简鹔一定会生气,但是他还是说了下去,“我知道你家里……”
  “你知道什么!”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简鹔打断了,简鹔气的浑身发抖,声音尖锐得吓人,“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我什么都知道,”林涵按住简鹔的肩膀,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接下来简鹔一定会生气,但还是接着说了下去,“我昨天问了王阿姨,今天还跟了你一整天。”
  简鹔抖得更加厉害,几乎说不出话来,眼睛里透出一股绝望和无助,视线落在虚空中的某处,仿佛陷入了某些可怕的回忆。
  “我并不是可怜你,”林涵把声音放的更加轻缓,放在简鹔肩上的手顺着他的胳膊下滑,最后握住了他的双手,“我只是心疼你。”
  简鹔怔怔地看了他一会儿,黑亮的瞳孔里渐渐蒙上了一层浅薄的雾气,林涵几乎以为眼前的人就要这样哭出来。
  但最后简鹔只是垂下了眼睛,应了声好。
  林涵松了一口气,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是错,也犹豫着是否应该插手简鹔自己的生活,但那些他听到的和看到的,却推动着让他下定了决心。
  他本来就对简鹔充满好奇和关心,在得知了真相之后,却转化成一种格外怜惜的心情,就像看到一只被困在荆棘中却不断挣扎的飞鸟,在为它不屈的生命力感到震撼的同时,也不由自主地想上去帮助它。
  因为。想看到它最终在风中自由翱翔的姿态啊。
 
  6.
  林涵坐在教室里,苦着脸看着窗外的大雨。
  六月份的天气永远阴晴不定,早上出门还是晴空万里,放学后暴雨却突如其来。
  这下要怎么回家啊……
  察觉到他的走神,坐在他对面的简鹔用笔敲了敲桌子,提醒他集中注意力。
  “你说我该怎么回家啊?这么大的雨。”林涵干脆直接趴在桌上,用行动证明了自己不想听课。
  简鹔写字的笔尖顿了顿,看了看窗外密集的雨帘,要是没有伞,估计很快就会被全部淋湿。
  “你用我的伞吧。”简鹔想了想,他们约定放学后在教室里补习,这个时间老师同学都走的差不多了,也就自己能借伞给他了。
  “那你怎么办?”林涵又靠的更近了一点儿,让简鹔莫名地有点紧张。
  “那,那我就陪你等到雨停吧。”简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提出这个提议,不过现在帮林涵补习代替了他在便利店的工作,有时间陪他等雨停。
  林涵显然十分惊喜,浅褐色的眼睛亮亮的,笑意几乎要满溢出来,看的简鹔不好意思地转过了头。
  
  可是事与愿违,这场雨一直下到天黑,依然没有减弱的趋势,最后连看门大爷都跑来赶人了,他们只得站在校门口看着眼前的滂沱大雨。
  林涵家离学校不算远可也不算近,现在天黑又下着暴雨,无论如何也是走不回去了。
  “要么,你今晚就住我家吧。”
  简鹔刚刚犹豫着说完,林涵就非常情绪高涨地一边喊着好呀好呀一边搂着他冲到雨里,仿佛等这个提议已经等了很久了。
  雨实在太大,伞已经基本没什么作用,林涵带着他跑的飞快,迎面而来的风雨打的他几乎睁不开眼,在又冷又湿的雨夜里放肆地奔跑,本来非常狼狈的场景却让他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快乐。
  林涵泡在他的前面,背影被暖黄朦胧的光线照亮,又被大雨模糊了一些,但他牵着自己的手却是切实的温暖,简鹔觉得自己的心脏随着剧烈的运动越跳越快,却又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乘风飞起。
  简鹔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大声的笑了起来,他从未感受到,自己是如此的自由。
  
  等最后到了简鹔家里,两个人都湿透了。
  “今天我妈值夜班不在家,你先去洗澡,小心着凉。”简鹔说着就跑到房间里去拿干净衣服,让林涵先现在客厅里等他。
  林涵第一次到简鹔家里来,入眼的先是一个极小的客厅,用帘子隔成两边,一边打着地铺,应该简鹔母亲的,另一边放着桌子充当餐厅,右手边是浴室,唯一一间卧室给了简鹔。
  “好了好了,快去洗吧,”简鹔把衣服塞给林涵,然后把他推进了浴室。
  浴室也很狭窄,不过打理得很干净,热水也比较稳定。衣服应该是简鹔的,带着淡淡的洗衣粉的香味,就是对他来说小了一点。
  等他洗好了,简鹔竟然已经在卧室里打好了地铺,看他出来了,就给他递了一块干毛巾。
  “今晚你睡床吧,我睡地铺就好。”简鹔被冻得有点受不了,说完就立刻跑进浴室里。
  结果等他洗好了,林涵已经躺进了地铺里。
  “你的床太小了,而且我觉得睡地铺比较有趣。”林涵笑嘻嘻地看着他,然后把他拽到身前,用干毛巾帮他擦头发。
  “哪有让客人睡地铺的。”简鹔任由身后的人蹂躏着他的头发,小小声地说。
  “我才不是客人哪,我是你的朋友啊。”林涵隔着毛巾揉了揉简鹔的头发。
  
  那场大雨下了一整夜,雨滴清清脆脆地砸在窗玻璃,和着呼啸的风声,将室内衬得更加静谧。
  “你大学想去哪里啊?”可能是因为房间里实在太安静了,简鹔忍不住开口和林涵搭话,想了半天却只能干巴巴地问了一句。
  “那你想去哪儿啊?”
  “嗯……c大吧。”
  “那我也去呗。”
  “诶?”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啊。”林涵转过身面对着他,眼睛里仿佛有水波纹动。
  简鹔忍不住移开了目光,想着这个人的眼睛怎么在黑夜里都亮亮的。
  “怎么,你觉得我考不上吗?”林涵声音里带着笑,“别不相信自己的教学成果啊。”
  “……我当然相信了。”
  
  简鹔记得那个晚上他们一起聊了很久很久,却又不记得都讲了些什么。
  还记得那天房间外的风雨声,房间里两个人淡淡的呼吸声,伴他睡了安安稳稳的一觉。
  
  7.
  不知不觉间,天气渐渐转凉又回暖,过了一个假期,高三就已经走了一半。
  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就像当初那个生人勿近的转校生,竟然慢慢变得随和起来,虽然和大部分同学也只是泛泛之交,但好歹是融入了集体。
  
  当然林涵和简鹔的一对一补习班还在继续。
  林涵本来就是体育特长生,文化成绩要求不高,简鹔帮他补习之后成绩提高了不少,这样下去说不定还真有希望考上c大。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啊?”简鹔坐在林涵的自行车后座上,对他今天非要带自己出来的行为相当不解。
  “到了你不就知道了。”后座上多了一个人,骑行的难度增高了不少,林涵觉得有点吃力,但还是骑得飞快。
  简鹔不说话了,安安静静地坐着,怀里还抱着两个人的包。
  初春的风温温软软的,吹在身上说不出的惬意,简鹔感觉自己仿佛要化在风里似的,舒服得让人犯困。
  
  最后林涵带着他到了海边,还非常郑重地让他闭上眼睛,说是要给他个惊喜。
  眼前一片漆黑的时候真的非常没有安全感,但被林涵牵着走,竟然感到非常安心。
  “好了,睁眼吧。”
  耳边传来林涵带笑的声音。
  等简鹔睁开眼睛的时候,先是看到大片柔和的橙色光芒,是正在一点点下落的太阳,然后是被夕阳染红的流云,像一匹美丽的织锦般带着层层叠叠,又相互交织的绚丽色彩,最后是泛着金红色涟漪的广阔海面。
  简鹔震惊得说不出话,只是呆呆地看着前方。
  这时候林涵突然把手机放到了他耳边,他茫然地接过,却发现已经接通了。
  “小鹔。”一阵沉默过后,对面的人叫了他的名字。
  那是一个曾经非常熟悉,现在却已经开始变得陌生的声音,他曾经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再想听到这个声音了,那个他最敬爱也最憎恨的人的声音。
  “爸爸。”
  
  曾经简鹔觉得自己的未来光明又广阔,他有优渥又和谐的家庭,还有不管哪一个方面都足够优秀的成绩。
  但是这样的未来却断送在他的父亲手上。
  在父亲因为受贿而锒铛入狱的那天,他觉得自己也被一并关进那个冰冷的牢笼,外头的阳光和自由的空气和他再也没有关系。
  然后就是他人生中最黑暗最颠沛流离的时间。
  家里的财产被没收,母亲只能带着他四处辗转,最后到了那间狭小的一居室里。而在原来的学校里被流言蜚语折磨得不堪忍受的他也转到了离新家最近的学校。
  那段时间里他为了补贴家用每天放了学就跑到便利店打工,深夜才能回家,第二天又早早起来到市场里帮家里买菜,因为一块钱和小贩们斤斤计较。
  最后他甚至忍不住去偷了林涵的手表。
  
  简鹔曾经以为他会恨他父亲一辈子,他从来没有去监狱里探视过他,也从来不谈和他有关的事。
  但现在那些恨意竟然莫名地消失了。
  也许是眼前的夕阳实在太美,也许是站在他面前的林涵的笑容太过明亮,他的心里竟然是平静的。
  他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一切。
  
  等结束了通话,夕阳已经完全沉没了,温柔的月光把沙滩镀上一层淡银。
  简鹔正准备把手机还给林涵,却看到他手里捧着一个小小的蛋糕盒。
  今天的意外实在太多,此刻简鹔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已经有了预料。
  “你要是忘了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明天绝对给你多加三套模拟题。”他接过林涵的盒子,打开后却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一路颠簸,再漂亮的蛋糕也成了一堆凌乱的奶油。
  林涵却舀了一勺奶油直接塞进了他的嘴里,“你就不能学学透过现象看本质吗?”
  奶油很甜很甜,但嘴里却越来越苦涩,大概是因为眼泪完全止不住地流到嘴里吧。
  “你名字里的鹔的意思是一种传说中的神鸟哦,”林涵把他揽在怀里,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这种鸟不管在什么地方,都能坚定地飞行,直到终点。”
  “给你起这个名字的父母,一定是抱着最美好的祝福和期望,把你带到这个世界来的。”
  曾经被生生忍下的眼泪此刻全都尽情地流淌出来,带着曾经的那些委屈和绝望,留在了这个温柔的月夜里。
  
  8.
  仿佛只是一转眼,高考便如期而至。
  在考试结束的当天下午,遵循学校篮球队的传统,高三毕业的篮球队队员要在学校的篮球场,举行高中生涯里最后一场篮球赛。
  这“最后一场”的口号实在太容易挑起他们这群毕业生的热情,简鹔不过稍微来晚了几分钟,球场边已经挤满了来观赛的人,连个缝隙都找不着。
  他抱着给林涵准备的外套在人海里艰难地穿行,最后还是没能挤到前排,只能垫着脚尖努力地朝球场里观望。
  球赛已经开始了,简鹔一眼就看到了正在球场上奔跑的林涵。
  他感到那阵熟悉的风又吹来了。
  那阵风鼓动着林涵白色的球衣,轻轻吹起他的衣角,带着他被汗水微微濡湿的头发在空气中划出飞扬的弧度。
  简鹔看着那个在球场飞奔的身影,几乎恍了神,林涵就像和风融为一体,又或者说那阵风就是来自他正肆意动作的身体。
  这时林涵正跑到三分弧外,起跳,投球。
  干净又漂亮的动作。
  在篮球脱手的一瞬间,林涵却突然转头向简鹔的方向看了一眼。
  不过半刻的眼神交汇。
  然后林涵看着乖乖进框的篮球,脸上笑容绽开,在滴落的汗珠之间闪闪发亮。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时机,同样不经意的一转头间,眼底映照出同样的身影。
  心底的感觉却已然不同。
  简鹔只觉得那阵风陡然间变得猛烈,连周围人群的尖叫和欢呼都被呼啸的风声撕扯得模糊不清,四周的景色都通通失焦。
  
  少年在青空中跃起的身影,像一阵清爽的风,和那一瞬相交的视线一起,印在他的生命里。
  
  比赛结束后已经接近傍晚,人群也渐渐散去,数年的并肩同行,到底也还是各奔东西。
  简鹔走到林涵身边,把一直抱着的外套递给他。
  “穿上吧,刚刚出了那么多汗,小心又着凉。”
  林涵却没有接。
  他突然上前一步,双手捧住简鹔的脸,和他额头相抵。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简鹔来不及作出反应,只能呆呆地看着对面少年明亮的笑脸,感受着他近在咫尺的呼吸。
  有风温柔地包裹着他们,在他身边盘旋,调皮地吹动他们的发梢,拂过他们的衣角,却难以钻进两人之间微小的空隙。
  “小鹔,我考的很好哦。”林涵突然开口,浅褐色的瞳孔在夕阳下仿佛散发着灼灼的光,嘴角的笑意和往常一样带着温暖的热度。
  像是承受不了太过耀眼的阳光一般,简鹔慢慢闭上了眼,静静地感受那阵吹过的风,连心脏都充斥着失重般的轻盈感,身体仿佛也能随着那阵风一起,不断升高,不断盘旋。
   到最后,他仿佛可以展开翅膀,像传说中的鹔鹴那样,和那阵风一起,在青空中飞翔,穿过层层云雾,掠过山川大海——
  
  “嗯,我知道了。”
  
  ——去到任何他们想去的地方。
  
  
  
  

因为学校附属医院就在学校旁边,所以看病特别方便,室友的男朋友就是医院的常客。
上一次他说自己头疼,怀疑是脑震荡,去照了个CT。
医生:“屁事没有,早点睡觉。”
这一次他说自己嘴里疼,怀疑是鼻咽癌,又去挂了口腔科。
医生:“屁事没有,好好刷牙。”

从前,有个医学生背书之后发现大脑一片空白。觉得一定是知识分子太大了,无法通过血脑屏障。
        这时,他把知识拆成一个个知识点来背。结果发现,小知识分子全经肾小球过滤,都在尿里了。

疾病学概论都是在职医生来给我们上课的,人生经历丰富。
老师:“有一次有个教授来找我看病,说是怀疑自己心绞痛,我听着症状不太像,撩开衣服一看,带状疱疹。”
老师:“不要看着美剧里面医生随随便便给别人做气管插管就想学人家,要是失败了围观群众就集体指证了,凶手就是他。”
以上是两个都是心胸内科的主任医师

室友有一个临八的学霸同学,即将秃头全班众筹买霸王给他的那种,据说他们的微生物学是双语教学,英语和拉丁语。

【夜青】同居三十题2.14

*情人节想要努力发糖结果依然不是很甜(:з」∠)_
*所谓的2.14就是第二题,以及第一题第四题的结合体
*夜青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2、【一同外出购物】
  当青坊主从货架上拿下一把菠菜的时候,夜叉忍无可忍地夺过他手里的购物清单。
  西红柿,菠菜,胡萝卜,卷心菜……清一色的蔬菜看的夜叉绿如青坊主手里的菠菜。

  “本大爷想吃肉啊阿青。”夜叉靠在青坊主的肩上,尖利的犬齿若有若无地磨蹭着颈部细嫩的皮肤。
  温热的吐息带来的痒意让青坊主微微颤了颤,他看了一眼正趴在身上的人,伸手从货架上拿了一盒鸡蛋。

  “你最近胖了,而且不止一点。”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成功地把夜叉的抗议堵了回去。
  “你怎么知道我胖了,”夜叉伸手把人揽进怀里,声音带上了几份调笑的味道,“难不成是昨晚……”
  “我看了你今年的体检报告单。”
  夜叉郁闷把人搂得更紧。
  
  等回到家把买的东西一一拿出来整理然后放进冰箱,夜叉看着多出来的几块牛肉和一盒虾仁晓得好得意。
  “本大爷就知道宝贝儿你最疼我了。”他愉快地低下头去亲亲他家青坊主的脸。

  “多吃点青菜,光吃肉容易营养不良。”默默地把靠得过近的脸推开,青坊主不忘纠正某个肉食动物的不良饮食习惯。
  “知道啦。”
  听见这很是不走心的回答,青坊主正准备再交待几句,却突然感到腰间一紧,然后是突然的失重感。
  “!”
  他竟然被夜叉直接抱了起来。

   “阿青,你可要多吃点肉,”夜叉看着他脸上有些无措的神情,不怀好意地眨眼,“最近轻了好多呐。”
  
  
  
  
14、【相拥入眠】【一方的起床气】
  青坊主是被钥匙开门时的清脆声响唤醒的,他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凌晨三点二十四分。

  他的睡眠一向不错,今天却睡得浅,也许是那个家伙不在身边的缘故吧。
  他听着断断续续传来的刻意压低的脚步声,轻微的流水声,以及门把手被拧开的声音。

  赤足踏在木质地板上发出近乎微不可闻的声响,青坊主依旧安静地闭着眼,听着那声音渐渐靠近。
  身旁的床垫微微凹陷下去,有人掀开了被子躺在他身边,带着一点深夜清冷的寒意,还有熟悉的凛冽的气息。
  稍稍翻了个身,正好落进那人的怀抱,再伸出手紧紧抱住。

  他的这一番动作让夜叉有些懵,青坊主的睡姿一向和他的人一样规规矩矩了,这突然的投怀送抱让夜叉觉得他可能上了一张假床。
  热量源源不断地从紧贴的胸口传来,冰冷的手脚也渐渐回温,夜视能力不错的夜叉隐约看到怀里人微微泛红的耳尖。
  将手搭在怀里人的腰侧,低下头将嘴唇凑到那人耳边,似有似无地摩挲,满意地看着那抹红色逐渐加深蔓延。
  “晚安。”
  
  
  随着温度一天一天变低,天黑的也越来越早,傍晚五六点的光景天便黑透了。
  
  所以夜叉从床上醒来时还想着自己难得起得早了,看这天还没亮呢。
  等他从床头柜上摸过手机,再摁亮屏幕看了眼时间,突然怀疑手机是不是坏了,或者自己还没醒。
  
  当然,手机是没坏的,夜叉无奈地接受了他一口气睡了近十八个小时,从昨晚十点到现在六点。
  一偏头,夜叉就看到依然陷在被窝里熟睡的青坊主。
  这两天估计实在是累狠了。夜叉看着他眼下淡淡的青黑,觉得有点心疼。
  
  这段时间他们俩都忙得脚不沾地,夜叉遇到了一个挺棘手的案子,每天忙着开会调查四处奔波,而青坊主每天在公司加班加到几乎日日通宵,咖啡当水一样地喝。
  不过这样兵荒马乱的日子总算结束了,他昨晚回到家里,只想抱着青坊主睡到天荒地老。
  结果就成了现在这种情况。
  
  夜叉看着青坊主的脸发了一会儿呆,实在没忍心把他叫醒,最后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再摸到厨房里准备找点吃的。
  然而空空如也的冰箱让他无语凝噎,想起这段时间的忙碌让他们都没空屯积粮食。
  在一阵翻箱倒柜掘地三尺之后,夜叉终于从角落里摸出一把还能食用的面条和几个鸡蛋。
  还算顺利地做了两碗素汤面,各添上一个荷包蛋。端上餐桌相对放着,又加了两双筷子。
  看着忙碌半晌的结果,夜叉感叹了一下自己真是越来越贤惠,然后回卧室叫自家恋人起床。
  
  青坊主这次可能实在是太累了,夜叉起床做饭不小的动静他也依然睡得香甜。
  夜叉坐在床沿,俯下身子靠近了床上的人,轻声唤了一句起床了。
  青坊主皱了皱眉,翻了个身用后脑勺对着夜叉。
  
  这个反应倒有点出人意料。
  
  “起床了阿青,”夜叉靠的更近了些,伸出手指戳了戳青坊主的脸。
  被戳的人把被子拉高遮了半张脸,往远离夜叉的方向挪了挪。
  
  “阿青,”夜叉埋首在他颈间,细细地呼吸着青坊主身上清冷的淡香。
  可能是感受到痒意,青坊主动了动身子,又挪远了些。
  
  这次夜叉没有开口,他直接对着那双薄薄的唇吻了下去。触感微凉,却万分柔软,他先仔细地舔过一遍,再含在嘴里轻轻吮吸,然后将舌头顺着两片唇瓣之间的缝隙探入,毫不客气地攻城略地,将这个吻变得热烈又煽情。
  最后青坊主是被难以忍受的窒息感唤醒的,他推开了压在他身上的人,然后恼怒地朝那张欠揍的脸上挥了一拳。
  
  夜叉摸了摸被揍的脸,再看看青坊主通红的脸和水汽弥漫的双眼。
  嗯,赚到了。

tbc?
既然是三十题,也许会有后续?(´▽`)ノ♪